近年来,清末科幻小说创作研究逐渐增多。较为详细系统的研究可以追溯到2002年台湾学者林建群的硕士论文:《晚清科幻小说研究(1904-1911)》,于此之前相关研究仅现于一些散论与随笔之中。随着晚清历史研究热的到来,晚清小说研究也迎来新的繁荣期,更有诸多海内外著名学者涉足晚清科幻小说的研究,并且成果颇丰。2006年吴岩将是年之前的重要论文成果收录于《贾宝玉坐潜水艇——中国早期科幻研究精选》一书中,为研究者铺垫了很好的文献理论基础。然而通观诸多论文,或着重于作品中题材分类研究,或倾向于作家论、作品论,距历史的探寻渐渐疏远。笔者并不否认个案分析是文学研究的重要组成部分以及基础。不过王德威、陈平原等学者就真的将那段历史说清楚了?真的清晰的展现出清末科幻小说创作脉络了?恐怕并不尽如人意。 本文借《近现代科幻小说书目(1870-1949)》说明之际,以时间为线提取各时期重点创作篇目,力争为晚清(1891-1911)科幻小说创作情况做再次的历史脉络性梳理,并试图从中找到晚清以来红极一时的科幻小说迅速没落的原因以及其必然性。 一、发生(1891—1903) (一)政治小说为土壤:从《回头看纪略》 到《新中国未来记》 1891年,英国传教士李提摩太刚刚来到上海广学会工作,便将已经轰动西方的政治乌托邦小说《回顾:公元2000—1887年》翻译成中文,连载在当年的《万国公报》上,译名:《回头看纪略》。在此姑且不论这部译作在思想界的影响,即便是在小说界本身,也是影响深远的。它为中国小说创作提供了一个既新鲜又易理解的模式:在未来世界(或者说是新世界)中,一位向导带着主人公细细漫游、讲解。而这种模式在科幻小说的创作上又可以得到淋漓尽致的体现,再加上中国传统的黄粱一梦的故事模式,使其极易被接受、运用。因此,虽然《回头看纪略》是以政治小说的面貌出现的 ,但是自其连载之后,科幻小说创作便自然而然的受到了它的影响。以至于到了1910年陆士谔的《新中国》 ,依旧是在照搬这个模式,写立宪后四十年的未来,由李如琴小姐做向导(就连向导是自己的女友这一点都完全一样),漫游一番之后,大梦忽醒回到现实。 以“欲新一国之民,不可不先新一国之小说” 之心步入小说界的梁启超,也同样看中了政治小说这片土壤,同时有意无意的为科幻小说创作打开了一片新的天地。他唯一的一部小说著作《新中国未来记》,便是“明显得益于美国乌托邦小说《回头看》” 。有关此篇的论述颇多,在此不再多赘,而它的诸多尝试,以及开文人以小说直言政治的先河,不容忽视。关于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一代科幻小说的创作,将在下文逐一论述。 (二)理论先行为引导 1.梁启超的理论引导 虽然梁启超的翻译《十五小豪杰》 时并未以其为科幻小说,而更倾向于视其为政治小说。但在《〈世界末日记〉译后语》中明确的提到:“此法国著名天文学家佛林玛利安所著之《地球末日记》也,以科学上最精确之学理,与哲学上最高尚之思想,组织以成此文,实近世一大奇著也。” 提出了以科学与哲学的经纬组合。而后的作品多数也符合了这一创作要求。 2.《小说丛话》 自1902年《新小说》创刊提倡科学小说起,人们就开始渐渐关注起这样一种新奇而又陌生的小说类型。侠人和定一在《小说丛话》中的论述最为引人注目。“中国如《镜花缘》、《荡寇志》之备载异闻,《西游记》之暗证医理,亦不可谓非科学小说也。” “中国无科学小说,惟《镜花缘》一书足以当之。” 两段后人多有引用,不过有两点仍需注意: 其一、两段论述的发表时间 前者发表在《新小说》第十三号上,也就是1905年2月(光绪三十一年元月)。后者略晚,发表于《新小说》第十五号,即1905年4月(光绪三十一年三月)。《新法螺先生谭》这样引起一时科学小说热潮的作品,亦是于1905年5月(光绪三十一年六月)出版问世的。在此之前,国内创作的科学小说寥寥无几 。因此,二人论述不能视为清末科学小说创作的总结。 其二、两段论述对后世创作的引导作用 侠人与定一的论述侧重点虽然不同,但是值得注意的是,他们都有一处相通,即他们不约而同的想起了《镜花缘》、《西游记》等作品,用于与西方科学小说比拟。当然,他们主要是着眼于作品中的医学元素等等,但不能否认几篇古典小说也具有着其他的共通点。这个共通点也就是小说的故事内容都是探险式的、游历式的。由此不难看出,当时国人对科学小说的认识。而考察其后创作的作品,也同样多是以探险、游历为故事主线,更可见这种观点的引导性了。 3.不属于这个时代的先驱 将鲁迅的《〈月界旅行〉辨言》放在这里说,其实并不合适。正如周氏兄弟合译的《域外小说集》一样,《月界旅行》不可能有更好的命运,在那个时代被“完全消灭” 应该是必然的了。但是鲁迅所提出的“经以科学,纬以人情” ,较之广为当时人接受的梁启超的观点“以科学上最精确之学理,与哲学上最高尚之思想,组织以成此文” 更贴近小说的艺术审美。“科学”与“哲学”皆是在学理这一个维度上展开的,而“科学”与“人情”的结合则明显丰富立体的多了。只可惜直到将近五四之时才开始向此标准回归。 (三)域外科幻小说 批量引进 1.概括 域外科幻小说的引进其实不能仅仅局限于19、20世纪之交的这几年里,它是一个持续的、长期的过程,并且1905年之后更是有一波新的翻译浪潮。不过对于第一次,其意义是要远远超过之后的译介大潮。在梁启超等人大力宣扬科学小说的重要性的大环境下,域外(包括日本)作品数量有了一次迅猛的提升。以1903年为例,翻译域外科幻小说 便有15种之多,而1902年仅有3种。域外科幻小说带给读者及作家的新奇感是显而易见的,也引发了一些作家对这种新的文学题材尝试的欲望。这对于中国科幻小说原创作品产生的意义是不可忽视的 。 Nail play when back complimenting generic cialis product aloe viagra online without prescription works. Discovered your well payday debit [...]
A new anthology of international fantastic literature (Italy, China, Japan, Singapore) was published in Italy on Friday, Feb 11th. It has included three Chinese scifi stories: “La tomba” by Qiufan Chen (“坟”,陈楸帆), “La fine del mondo” by Fei Dao (“一个末世的故事”,飞氘), “La citta” eterne” by Haitian Pan (“永恒之城”, 潘海天). ALIA storie (ALIA6) Edited by: Massimo Soumaré, [...]
重庆大学人文社会科学高等研究院文学与文化研究中心拟于2014年5月在重庆大学文字斋举办“中国科幻文学再出发”学术工作坊。
In the beginning of August, an article at ifeng.com entitled “In two generations will we finally be able to make our own SF film?” faced the question of domestic SF film production quality head on, inviting four SF film and fiction aficionados to give a diagnosis.
In July, <i>Wenweipo</i> newspaper published an article confirming that North American SF publisher Tor will be releasing “this presses’ first English translation of a Chinese SF novel,” -- Liu Cixin’s <i>Three Body</i> series.
A conference about global science fiction held at Wellesley College.
As the editor of this special issue of <i>Renditions</i>, I am pleased to announce the publication of“Chinese Science Fiction: Late Qing and the Contemporary.”
On behalf of Mr. Yan Wu, I am pleased to tell you, we confirmed with science fiction writers that everybody was safe after the heavy rain on July 21. Recently, we have received plenty Of advice following decided cialis 20 mg smudging non-prescription were http://www.beachgrown.com/idh/canada-prescription-drugs.php good are could too. Target online pharmacies See This might [...]
On March 30, 2012,a strategic partnership was established between SF World magazine and the World Chinese SF Association.
It was not by chance for us to be the first publisher of translating Liu Cixin’s works into English, but a continus pursue of the company to bring the best Chinese fictions. I guess most of the members in this forum already read his novels in Chinese. Discussions about if the author can be as [...]
Next Page »